教练完美妈妈|简陋的化妆包
发布时间:2020-10-15 10:10
教练完美妈妈|简陋的化妆包
    (一)母女之间
 
丽人节,妈妈收到一条口红,是那种妈妈从来无法与自己联系到一起的鲜亮色彩,看得出,妈妈很是喜欢。
 
我忍不住实话实说:“这颜色,你恐怕用不了。”
 
妈妈感恩馈赠口红的那个人儿的苦心与爱意,向往那鲜亮色彩背后的活力和自信,就把它随身带着。她说,偶尔用一回,不时看一下,心情,往往就随之明亮美好起来。
 
那晚,我夜读乏了,跟妈妈打听那“贼红”的口红的去向,随后依言取来。
 
我:“你这化妆包也太简陋了吧?”
 
严格说,那个小包,算不得化妆包的。妈妈说多年前一位小朋友旅游回来,送她一套大大小小的包,她从中选了一只中号的,其余的都送给姥姥了。
 
这个小包,用来装口红、面巾纸之类,经年累月,单薄的面料起毛跳线,灰暗软塌,疲惫寒酸。然而,妈妈说,看到它,就会想起当年那个小朋友把套包一个个在她面前打开的眼神,天真烂漫,活泼调皮。如今,小朋友为人妻母,职场上升至高管。
 
妈现用着的,旧物不少。
 
比如她的父亲亲手制作的乡下家里用过的木质容器,比如她手术住院新买的一只塑料脸盆,比如好友从大洋彼岸带回的一只钱夹。它们中,住着妈妈经历过的人与事,情绪与时光,柔软温暖,细密绵长。它们破旧了,过时了,简陋了,可是妈妈舍不得丢弃。
 
    (二)妈妈随想
 
女儿已涂了鲜亮的红唇秀给我看。更深夜静,母女俩的嬉戏开始了,与龙应台为年老的母亲涂指甲趾甲是一样的意趣吧?
 
那只简陋的化妆包,就在一边安静宽厚地躺着。它里面装的,除了口红,还有我的过去现在,观念态度。
 
    (三)女儿心语
 
可能文科生的情感更加细腻丰富吧,也或者可以说成矫情。总要留着一些本用不到的旧物去怀念当初的感情。作为这位文科生的文科女儿,我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收集下来和同学上课写的小纸条,留着用着好朋友送给我的已经坏了的小镜子,存下和妈妈出游的车票,把电影票根贴在我的手帐上……但是无意中翻看,都会想到美好的往事。
 
这些旧物,也成为我和妈妈吵架时的调节剂——不能吵架!不能吵架!吵架就没人陪我看电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