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帆布包也可以是盔甲
发布时间:2020-03-31 19:15
一只帆布包也可以是盔甲
一只帆布包也可以是盔甲
帆布包是温柔的盔甲
 
是手工劳作的岁月关怀
 
她在品牌名称中多加了一个“初”字,变成“禾初木”,试图将天然的棉麻材质和传统刺绣、拼布等手工劳作的方式,与当代艺术家对于人自身、人与物关系、社会、文化等多方面的深刻思考结合起来。
 
2014年,陈若煊在本科毕业后的暑假里,产生了给自己做一只帆布包的念头。那年暑假,她跑了很多实体店,也刷了线上购物平台,都没有找到一只理想的帆布包,这些包不是款式没达到预期,就是价格贵到离谱。于是她开始跑面料市场,采购制作帆布包的材料,画好图纸,请裁缝阿姨帮她完成了一只“定制款”帆布包。
 
陈是那种不太擅长社交的女生,但是认定一件事会很坚定地做下去,并且愿意为这件事走出舒适圈。她可能没想到2014年的那只“定制款”帆布包会给她的生活带来这么多改变。
 
从南艺硕士毕业后,她顺利考入央美读博士,虽然在忙着写毕业论文,但她也没放弃自己的“帆布包”生意。她跟我说:“等我顺利毕业,就可以全身心继续做包了。”
 
2015年产品海报
 
一款实用的帆布包
 
大多数人会觉得读个实践性强一点的专业,以后比较好就业,陈若煊一开始跟这部分人一样,本科在郑州读了室内设计专业。平时喜欢阅读的她在读了一些美学相关的书籍之后,对理论研究产生了兴趣,于是报考了南艺设计学专业,由实践转向理论研究。
 
她读唐纳德·诺曼的《设计心理学》,这本书通过敏锐的问题视角,用日常生活中近乎絮叨地观察与叙述方式,对人类处在一定情景中的真实需求给予了真切的关爱之心。唐纳德·诺曼以“百姓日用皆道”这一价值立场,倡导“小是一种更伟大的关怀”。
 
陈若煊的母亲有一双巧手,在她的记忆中,家里的很多物件都有母亲手工的痕迹,刺绣、钩花,比机器制作更加贴身的毛衣,给电视机量身定做的“外套”,床边的小毯子……这些触手可及的手作之物,兼具实用性和美感度,并且融合了母亲温柔的生活态度。
 
2014年初次尝试制作帆布包
 
这些记忆间接成为了陈若煊自己做帆布包的原因。2014年暑假,她考完研,想去实体店挑选一款适合自己的帆布包,作为日常使用。在逛了几家之后,她发现好看的价格都高得难以接受,便宜的款式又不够好看,很难找到一个处于中间值,实用、简单、低调又耐用的帆布包。
 
于是她干脆自己采购材料,画好图纸,找裁缝阿姨定做了一只。她根据自己的喜好加了图案和花边,根据自己的使用习惯增加内口袋,这只包完全服务于自己的日常生活,真实地满足内心需求。
 
这只帆布袋陪着她从郑州来到南京,日常上下课,她都背着它。因为周遭都是学设计的同学,所以当她背着这只不太常见的帆布袋时,经常会被同学问在哪买的,甚至有同样喜好的朋友会跟她下“订单”,表示希望拥有“同款”。
 
2016年产品海报
 
优质的棉麻材质,具备必要的功能,没有太花哨的设计,简单的款式和颜色,价格适中,这些条件看起来似乎很容易达到,但现实中确实很难买到中意的。逐渐的,陈若煊发现身边有很多人跟她有一样的需求,于是她产生了做小品牌的想法。
 
不怎么爱网购的陈若煊,很爱逛一些实体小店,她喜欢这种可以真实触摸感受的购物体验。在南大附近的一家日系服装店,是她经常逛的,一来一回,就跟老板成了朋友,这家店也就成了她的原创帆布包的第一家售卖点。
 
不太容易的帆布包生意
 
2014年下半年开始创立布艺品牌“禾木”。自己设计、选料、参与生产、做产品模特、跑销售;有摄影爱好的室友负责拍摄产品照片、设计logo、做海报,以及公众号的运营……就这样,两个人在研究生的空闲时间里塑造了品牌的雏形。
 
19世纪下半叶英国工艺美术运动领袖威廉·莫里斯试图回复手工艺的社会,却面临残酷的现实。手工昂贵的造价与极少的产出量,很难在市场中普及。陈若煊主打手工、极简的布艺品牌也遇到类似问题,如何在坚持自己最初设计动机的状态下,使产品商品化,让品牌能够有良性的循环,是她需要一步一步摸索的。
 
2016年参加噗嘶市集
 
品牌创立初期,订单量很小,裁缝阿姨不愿意接单,大多都只能拿到半成品,帆布包上一些小的零部件都需要陈自己亲手缝上。产品做出来需要接受市场的检验,对于一个没有实体的原创品牌来说,创意市集是个不错的选择。陈选择了在南京比较有影响力的几个市集,比如“噗嘶市集”,带着刚出炉的新产品和顾客面对面交流。
 
创意市集像是专为手作人、独立设计师举办的产品体验会。看着自己设计的产品被顾客喜欢,跟有同样喜好的人沟通交流,即给了陈继续做下去的信心,也让她收获了不少建议。在市集上结识的各色手作人,也给陈在创作上带来了灵感。
 
2016年她参加创业大赛,获得一笔政府资助,2017年在研究生毕业的同时创立公司,开始全身心创业。亲自去跑工厂跑面料市场,甚至全国各地跑业务,寻找合作店铺。她喜欢实体消费,因为可以亲身感受产品,真实体验,加上自己不太会线上营销,所以选择了实体店寄售合作。
 
产品出现在各类文创店铺的货架上
 
梦想这种东西,并不是简单地使点力就能抓住的,很多看似轻而易举成功的人,可能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拼尽了力,甚至坚持到丑态百出,用难看的样子勉强抓住的。一个不善于交际,不善言谈的女生,可以为了喜欢的事情,走出舒适圈,只身一人跑去成都、厦门,挤在游人众多的景点街区,寻找合适的寄售店铺。
 
她会先看一遍,再根据店铺风格、客流量等条件进行筛选,面谈了大约五六十家店铺,大多数都是一口回绝,她也不觉得尴尬,心想反正都是陌生人,总会有契合的店铺。陆陆续续,她谈下了十多家门店,产品出现在了南京、杭州、苏州、厦门、长沙等多个城市,销量也逐步稳定。
 
这一过程中,她的产品总是会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如“原创设计”、“独立设计师品牌”或“文化创意产品”。对一个切身的实践者而言,这些定位似乎都与她最初的设计动机存在偏差,同时,也让她开始思考这些词汇之间的差异,以及某些复杂的内在联系。当兴趣变成生意,确实会有感觉变味的时候。她决定休息一段时间,选择在央美读设计学博士,她觉得有强有力的理论支撑,会慢慢摸索出品牌未来的发展方向。
 
不止是帆布包
 
独立设计者多以作品来表达自己的文化立场与价值取向,他们并不希望自己的产品成为时尚,而是希望它们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现实生活中陪伴人们一起成长。这样的产品常常在承载更多故事与情感的同时,还延续着中国传统工艺思维中对于人在生理、心理与社会这三个需求层面的关照。
 
 
陈若煊觉得设计的过程与消费者使用的过程同等重要,随着她自身在认知与设计思想方面的不断成长,她的产品也不断在完善。一个搞学术的做生意,很容易把做生意变成了做研究。选择继续念书其实也给自己创业提供了帮助,无形中给出了思路,从一开始追求实用、简单,到后续加入扎染、刺绣等传统手工艺元素,陈开始希望通过帆布包这个载体,进行更有厚度的挖掘,通过帆布包去表达自己的想法。
 
 
因为研究设计造物史,陈在调研的过程中发现很多非遗工艺并没有被运用得很好,市面上现有的产品要不就是直接挪用,要不就是价格很高,离普通人很远。她决定采用半手工半机械的方式,让这些好的工艺服务更多普通人。
 
新系列与艺术家林格老师和手工艺者Lily合作,对地域文化、历史故事、社会问题……进行艺术化的视觉转译,结合传统手工艺将艺术家的原创理念与艺术语言注入日常生活之物。“五山系列” 将关于狼山、军山、剑山、马鞍山、黄泥山的民间传说创作成传统画,绣在帆布包上。“垃圾分类”系列则更加玩味,按史特金定律基本万物皆废,自谑出一一对应的四类垃圾分类法,
 
 “禾,木也。”甲骨文中的“禾”字像一株成熟了的谷子,上部下垂的一笔像沉甸甸的谷穗,中部似叶,下部如根。一粒小小的种子,用单薄身躯所能释放的最大韧性深深扎根土壤,在风光雨露中不断积蓄力量,以最谦卑的姿态伫立在大地之上,却极富创造性地收获充盈饱满的果实。
 
陈若煊的“禾木”源于此,她在品牌名称中多加了一个“初”字,变成“禾初木”,试图将天然的棉麻材质和传统刺绣、拼布等手工劳作的方式,与当代艺术家对于人自身、人与物关系、社会、文化等多方面的深刻思考结合起来。秉持“初心”,尊重每一份来自自然的果实和手工劳作的岁月关怀,再次传达手工造物的温度、天然材质的亲和力、物尽其用的虔诚生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