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之宝 | 北宋双子星,苏轼&黄庭坚帆布包上新
发布时间:2022-05-02 12:10
人文之宝 | 北宋双子星,苏轼&黄庭坚帆布包上新!

在中国古代的文坛上,历朝历代都不缺少并立的双子星。比如我们已经出品过的李白杜甫cp帆布包。
 
以及元稹白居易cp帆布包。
 
这一次,我们将目光投向了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文学艺术空前繁荣的时代——北宋。
 
在北宋文坛上,有一组著名的“元祐cp”。
 
他们二人既是师生,又是朋友;他们都璀璨于各自的领域,却又在相互交集的位置犹如双峰并立;他们有不同的诗歌创作理念,又同时开创了北宋文坛上不同的文学流派,影响力持续至今。他们就是北宋文坛上著名的“苏黄”cp——苏轼和他的弟子黄庭坚。
 
(左: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右: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
 
苏黄二人的交集,始于元丰元年(1078)黄鲁直主动写给苏子瞻的一封信,信中附了两首诗作。收到信的苏轼对黄庭坚的诗歌大加赞赏,称其“得古人之风”。这成了苏黄二人“唱和”的起点。
 
到了元祐元年(1086),黄庭坚与苏轼都来到了京城同朝为官。这个时期,苏黄二人尤其亲密。他们以苏轼的宅邸为中心,或评诗作画、讲道论禅,或酬唱作答、游乐宴集,这一场以苏黄二人为中心的北宋文坛空前繁荣的诗歌唱和一直持续到元祐四年(1089)。
这期间,苏黄二人由于有着相似的人生观、价值观,几乎无话不谈。甚至在苏轼调离京城后二人还一直保持着信件往来,直到苏轼去世。
 
(多年后,贬谪途中的黄庭坚,听闻苏轼去世的消息,失声痛哭。)
 
据不完全统计,苏黄二人的唱和之作有百篇之多。
 
其中有关于品画的题画诗。例如苏轼曾题写北宋著名画家兼诗僧惠崇的作品,留下了著名的《惠崇春江晚景》一首:
 
竹外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时。
 
(惠崇《秋浦双鸳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黄庭坚也有《题惠崇画扇》:
 
惠崇笔下开江面,
 
万里晴波向落晖。
 
梅影横斜人不见,
 
鸳鸯相对浴红衣。
 
二人也爱品茶。得知苏轼爱好闽地出产的“小龙团”,黄庭坚就将自己家乡出产的茶叶“双井”推荐给苏轼,并附上诗作,请东坡品鉴:
 
人间风日不到处,天上玉堂森宝书。
 
想见东坡旧居士,挥毫百斛泻明珠。
 
我家江南摘云腴,落硙霏霏雪不如。
 
为公唤起黄州梦,独载扁舟向五湖。
 
 于是苏轼写就《黄鲁直以诗馈双井茶,次韵为谢》,称赞黄山谷家乡茶叶的可口:
 
江夏无双种奇茗,汝阴六一夸新书。
 
磨成不敢付僮仆,自看雪汤生玑珠。
 
列仙之儒瘠不腴,只有病渴同相如。
 
明年我欲东南去,画舫何妨宿太湖。
 
(东坡煮茶图)
 
作为诗词写作的行家里手,两人也多次探讨作诗之法。东坡天才恣肆,书写轻松、自由,甚至有些放浪,开创了北宋文坛的豪放一派。山谷则是唐朝老杜的拥趸,宣扬无一字无来历,主张发挥才、学、识,“点铁成金”[1],这也让他成了宋代最有影响力的诗派“江西诗派”的开山祖师。东坡和山谷虽然风格自成一家,却也都有异量之美,互相欣赏。
 
苏黄甚至相互模仿过对方的诗词。苏轼《送杨孟荣》中自注“效黄鲁直体”。黄庭坚也模仿苏轼的《水调歌头》:“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
 
虽然苏黄并没有元白那样以梦相见的心有灵犀,也没有李杜二人以盛世为背景见证的友谊。但苏黄的交往犹如伯牙遇上子期,似高山流水,绵延不绝。这两人,颇有一种“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的气势!
 
苏黄弃绝孔方兄,此生无愧管城子。
 
立马挽弓西北望,高山流水遇知音。
 
为了纪念这两位北宋的大师级师徒组合,人文之宝特别推出了“苏黄cp”帆布包。
 
这次的帆布包沿袭了以往的设计风格,以东坡和山谷为主体元素,“一坡一谷”的名号对应呼应了cp主题。
 
另外,在诗句选择上,我们选取了苏轼被贬黄州所作《定风波》一词当中的名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以及黄庭坚的诗作《寄黄几复》中的著名颔联“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在古典中发掘时尚个性。
 
整体采用了橙绿的撞色设计,环保丝网印刷,12安纯棉帆布,质感厚实。再加上按扣设计,满足您的日常出行需要。
 
目前,帆布包[1]黄庭坚《答洪驹父书》中提出了著名的“点铁成金”法:“古之能为文章者,真能陶冶万物,虽取古人之陈言入于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
 
人文之宝|元白cp帆布包上新,来感受大唐最甜友情!
稿件初审:王琬舒
 
稿件复审:王   薇
 
稿件终审:王秋玲